【藝界人生】天后江蕙當時欲嫁? 謎樣感情路

TVBS
更新日期:2010/07/29 21:03
秦綾謙

在歌壇打滾30年,江蕙這位台語天后的感情世界目前仍是空白,多年來少數承認過的戀情,就是和台語歌王洪榮宏交往3年的那段初戀,以及1994年左右在美國有個男友,但現在又是這麼多年過去,究竟有誰進入過江蕙的心底,她低調的感情世界以及目前的生活狀態,一直是所有喜愛她的歌迷最關心的話題。

◎江蕙嫁衫 歌迷期待

「當時欲嫁」歌詞:「你若問阮當時欲嫁?阮會講愛阮的人,一直身邊陪。」

最新專輯中,江蕙一語道破對感情對婚姻的心聲。藝人江蕙:「很多很多那種阿公、阿媽,他們要是碰到我,他們一定會講這句話,唉唷阿蕙啊,你是當時欲嫁?幾歲啊?那其實他們問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我是很開心的,我就會覺得說,他們真的是很關心我,這樣子,但是其實有些時候被問多了,其實也會覺得,唉…心酸酸的。」

「紅線」歌詞:「望啊望春風唱甲,鼻酸嘴也乾,底叼位,阮心愛的阿娜達。」

但再堅強、再成功的女人,還是需要一雙能一直牽著的手。「紅線」歌詞:「等你來,甲阮牽手,甲阮疼。」

江蕙:「我真的很希望,我自己的父母親能夠坐在台下聽我唱歌,那他們其實他們的願望,也是希望能夠看我穿白紗出嫁,所以我唱這首歌的時候,真的是很難過,因為沒有…因為我讓他們失望了,對不起。」

「傷心的所在」歌詞:「啊…過去的一切,啊…過去的戀情,已經完全變無味。」

◎初戀苦澀 無奈分手

回過頭,聽江蕙早期甚至到中期的情歌,歌詞中常充滿無奈的離愁與思念,彷彿都在訴說,當年她和洪榮宏的那段初戀往事。「一支小雨傘」歌詞(洪榮宏演唱):「咱二人,做陣遮著一支小雨傘,雨越大,我來照顧你,你來照顧我。」

照片中的洪榮宏,摟著江蕙同遊溪頭,青澀的兩人滿是濃情蜜意,當年都在餐廳駐唱,而相識相戀的他們,甜蜜交往了2、3年,一直到洪榮宏先紅了。「一支小雨傘」歌詞(洪榮宏演唱):「一支小雨傘,做陣遮著一支小雨傘。」

從「我是男子漢」到「一支小雨傘」,18歲的洪榮宏當時已經是閩南語歌壇的新生代偶像,但江蕙卻還只是個駐唱小歌手,年少得志的洪榮宏還不想定下來,再加上外傳家人反對,認為他倆身份懸殊曾經的金童玉女,最後卻只能黯然分手。

「碎心戀」歌詞:「明知甲你無緣份,心內為你亂紛紛,怨嘆自己歹命運,忍著痛苦含嘴唇。」

江蕙的這段苦澀初戀,即便兩人後來都成了台語歌壇的天王、天后,但屬於他們的經典歌曲和故事,還是不斷被傳唱著,但洪榮宏卻是事隔了快30年,才終於認了這段往日情。江蕙(演唱):「愈想心肝愈憂悶。」

◎往日情 終於認了

洪榮宏:「那時候我在旁邊跟她是同事,她都說喂,洪榮宏,有一個傻子一直要約我,好幾次這樣子,不然你出來擺平一下他啦,你擋一下,我不喜歡他,我不喜歡他,我就是為了這個事喔,我自己才陷下去啦,其實我比江蕙還早錄唱片,還早上電視,所以我就成名了,那成名之後那時候還年輕,18歲,心還沒有定。」

談到消逝已久的戀情,洪榮宏盡量用輕鬆的方式帶過,而且不忘開張菲玩笑,幽自己一默。洪榮宏:「其實我跟江蕙是沒有這段歷史的,所以不會,哪有什麼,不會啦,菲哥是在我之後,應該不會。」

說到主持界的大哥大張菲,那是另外一個和江蕙連在一起的名字,因為菲哥不只一次在訪問或節目中,表達對二姐的愛慕之意。張菲:「有一天晚上我就打電話,約二姐一同夜遊關渡大橋,老實講還好那天她沒有出來,我已經哭很久了,自從費杰鑌之後,我就已經哭到現在。」

◎志明春嬌 膾炙人口

江蕙:「沒有啦,其實我跟菲哥,菲哥也是一個很好的人,然後他也是很會照顧人家,那之前其實是一直在上電視的時候,是為了節目效果,那因為有一個春嬌志明,到最後觀眾也覺得你們這樣很可愛,那就講講講講到最後,卻變成那樣了。」

春嬌志明片段:「志明。」春嬌志明片段:「春嬌,春嬌,為什麼每次要是怎樣,妳手就都放在這裡呢?我們什麼事情先用說的嘛,不要這樣子嘛,有什麼事慢慢講嘛,對不對,春嬌,我今天來最主要是要告訴妳,自從我和妳認識之後,我才真正感覺到幸福,『幸胡』是什麼。」春嬌志明片段:「幸福,幸福啦。」

綜藝節目的經典橋段「志明春嬌」,到現在還讓不少觀眾津津樂道,雖然郎有情、妹無意,但兩人從秀場時代就認識的好交情,也讓觀眾樂得看他們,同台鬥嘴。

「龍兄虎弟」片段:「不愛你啊,不愛你啊,不愛你這個壞東西,假情假愛對待人,實在一點也沒趣味。」

◎二姐、小哥 親如家人

其實大家有所不知,江蕙屬意的是張菲的弟弟,小哥費玉清,他倆的交情才是真正的,更深更好呢。江蕙、費玉清(演唱):「思慕的人,我心內思慕的人,優美的歌聲擾亂我耳。」

江蕙:「我就覺得如果我老的時候,然後有一個老伴,如果像小哥是這麼會照顧人的話,又這麼貼心、細心的人,我覺得那是一種幸福啊,如果…如果他想娶我,我也願意啊,為什麼不要。」

「龍兄虎弟」片段:「剛才有沒有聽到小姐在說,兩個人她選,不愛你啊不愛你啊,不愛你這個壞東西,說這麼清楚了,你還聽不懂,年輕人年輕人,我們去看電影,年輕人,你可能不知道,我最討厭別人用手推我的頭,不然你想怎麼樣?請問你混哪裡的?你完全不照劇本來,跟你錄影很痛苦,你知不知道,錄十次,十次的台詞都不一樣,好了啦。」

周旋在兩兄弟之間的情節,真正有趣味,但認識這麼多年,江蕙和張菲、小哥,老早親如家人了。江蕙:「我跟菲哥如果是一對夫妻的話,我覺得我們兩個,可能早就離婚了,因為我們兩個個性太像,那個性太像的時候,其實有些時候是會有一些衝突的,對,然後你說小哥他就是那種很溫的,那我是比較火爆脾氣的那種,所以我覺得會有互補吧,我也真的是把菲哥跟小哥當作是一家人,我有什麼心事,我也都會跟他們說,對,所以我覺得應該是也不可能。」

「愛我三分鐘」歌詞:「感情世界愈賭愈深,希望你對我疼會落心,你愛的敢是東門町、西門町,彼款現代女性,感情的變化看矓末清,舊年的咒詛敢通相信。」

◎遠距戀情 終告分手

做不成人生的伴侶,卻還是可以當一輩子的朋友,雖然過著各自的生活,但互相加油打氣,情義仍在,這是江蕙和洪榮宏,以及張菲、費玉清,這幾個男人之間的寫照,但其實除了洪榮宏,這位台語天后在1992年到96年左右,還曾有一段小心翼翼保護著的美國戀情,那段時間她常飛美國,甚至當時最新專輯的錄製、MV取景,都是在美國完成。

「等待舞伴」歌詞:「我心情你知影,我一生等待舞伴,也無心晟,擱忍耐著孤單。」

江蕙好友胡如虹:「我覺得她那個時候她其實還滿開心的,因為美國那邊也沒什麼人認識她,她可以過很單純的生活,然後有1個人可以這樣子陪伴她,可是後來她不可能一直留在那裡,那個男的也不可能回來,所以遠距離的感情。」

只可惜這段遠距離的戀情,最後還是沒結果。

◎等愛的女人 江蕙嘆

「返來我身邊」歌詞:「只有叫著伊的名字,看著伊的相片日日夜夜望伊,返來阮身邊,敢講阮的心情,伊攏無聽見,為何猶原越頭,做伊去。」

江蕙:「我想這個跟我小時候的環境都有關係,我說真的,我也很想被照顧啊,但是就是…一直以來從小到大,一直都是其實都是我1個人在照顧我自己,所以我覺得變成,如果說今天有1個人想來照顧你,我就覺得,唉唷,我覺得不自在。」

江蕙(演唱):「無情人請你離開,彼欉變色的花蕊,彼卡斷去的手指,請你攏總拿返去,愛情的滋味,漸漸放袂記,親像覓在夢中的景致。」

◎習慣獨立 難談感情

歷經滄桑,看盡人生百態,或許正如江蕙所唱的「愛情的滋味,伊漸漸放袂記」。江蕙:「其實我現在很難再找,找到有什麼伴,因為像我現在越來越…,怎麼講,越來越龜毛,然後就覺得好像自己,像我睡覺不能有任何一絲聲音,我只能自己1個人,對,然後我覺得如果當我老公,那個我覺得他不管是老公、男朋友,我就覺得他會很可憐,對,我可能就會常常說,你…可能就是會屬於那種分房,你睡你的、我睡我的那種。」

認識許久的好友們,對江蕙的感情雖然依舊關心。張菲:「因為我會捨不得,看見一個歐巴桑,孤單在那邊哭。」

但現在卻有更多的理解。胡如虹:「她常講說,她碰到的男人,要能夠唬的住她,唬的住她,你了解,就跟可以壓的住她的,就是說她的人生閱歷這麼豐富,所以她要的一個男人,不管是在個性、經濟,還有性格上面,他其實都應該要非常的成熟。」

◎好友寵物相伴 不孤單

其實江蕙現在1個人的生活,有狗狗、貓咪陪伴,可是開心又自在,超愛小動物的她,還會三不五時在部落格裡,PO上和狗寶貝們的生活照,這個時候的台語天后,可愛的像個小女孩。

知名製作人王偉忠:「我以前還沒結婚的時候,碰到她,老叫她女朋友,她說你少來,很好玩,如果你自己過久了習慣了,你真的不能夠忍受另外1個人或在旁邊出現,真的那是很難的一件事情,我覺得這個尤其江蕙已經是藝術家了,所以藝術家,等藝人到藝術家層次的時候,她自己跟自己相處已經非常有自己的模式跟方式了,那個時候就真的會,藝界人生有時候到最後都會這個樣子。」

「藝界人生」歌詞:「樂隊前奏已經響起,舞台燈光閃閃熠熠,掌聲表示你對阮的熱情,啊…有人欣賞阮的歌藝,有人好奇阮的感情,落台後,只是平凡的女性。」

◎歌迷死忠 天后感心

江蕙:「我一直都是抱著,我可能這輩子可能也不會有婚姻吧,那我覺得1個人,其實有些時候還滿好過的,OK啦。」

愛情雨」歌詞:「愛情路途,你若一步踏錯,一定會被雨渥甲淡糊糊。」

或許不免有小小遺憾,但江蕙已把人生看透透,結不結婚,都OK啦。江蕙(演唱):「愛情的雨,請你對我相照顧,雨啊雨,不通來害我為情艱苦。」

江蕙:「這世人,我看也不用嫁了,有歌可以唱就很滿足了。」


已用關鍵字:離婚,婚姻,愛情,
共出現:8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