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由多邊了解備忘錄觀察金融監理新趨勢/智庫論壇/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呂帛晏

中央日報
更新日期:2011/04/23 10:35

  今年3月我國在國際證券管理組織內順利升級成A級會員,並且由金管會陳裕璋主委簽署多邊了解備忘錄,此不僅透露出我國積極與國際金融市場接軌的決心,更說明在金融國際化的浪潮下,金融跨境監理有其必要性,尤其在金融海嘯過後,金融情勢出現重大變化,未來我國的監管思維也應該有所轉變。

 壹、金融監管情勢發展

 金融市場國際化浪潮,催生全球監管合作組織。國際證券管理機構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of Securities Commissions,IOSCO)成立於1974年,前身為美洲證券委員會,之後隨著金融環境國際化,該委員會也在1983年改為全球性合作組織,其成立宗旨在於,透過資訊交流,促進全球證券市場發展,並希望透過合作,達到保護投資人、降低系統風險,以及確保市場效率與透明的三大目標 。

 國際交易活動頻繁,推動多邊了解備忘錄(Multilateral 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MMOU)成立。隨著金融活動開始跨越國境,不僅國際證券發行比例提升,跨國金融商品的交易也更為常見,金融活動國際化突顯了跨國監理的必要性,而備忘錄亦即是此情況下開始成形,透過多邊了解備忘錄,簽署國家間可以在互惠與保密的原則之下,共同分享資訊及進行監理合作。

 國內透過修法,有效推進跨境監理進程。我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於1987年即成為IOSOC的會員,但是因為國內法令限制,使得我國會員等級一直停留在B級,但是隨著修正後的證券交易法頒布 ,國內已經補足金融資訊交換的法源依據,所以在今年3月我國正式升級成A級會員,並順利簽署MMOU,未來我國可與美國、日本及新加坡等75個國家進行資訊分享。

 透國MMOU達到我國防弊及興利目的。在防弊部分,MMOU的資訊分享功能,可以讓過去受限於外國監理權限的情況改善,其他國家的企業或人民若在國內進行金融犯罪,我國則可以要求該國進行約談與調查,強化查緝犯罪效能;在興利部分,MMOU等同於和會員國簽定MOU,所以亦擴大我國與其他國家金融合作空間,尤其在互掛股票指數型基金(Exchange Traded Funds,ETF)領域幫助最大,目前已傳出日本為可能對象。

 貳、金融監管新趨勢

 金融海嘯的發生,不僅證實了市場秩序的代價昂貴,更說明了過去的監管體系與架構並沒有辦法維持金融市場秩序。在2000年後監管思潮偏向自由放任,認為價格機能可以有效安排金融市場的運作,但是隨著2008年雷曼破產,交易對手風險(Counterparty Risk)大幅升溫亦讓市場秩序面臨嚴重挑戰,此也說明了過度相信市場體系,有可能會帶來嚴重災難。

 監管原則變動,指出未來發展方向。IOSCO在1998年通過30項監管原則 ,並且在2002年決議各會員必須在2010年之前落實前述30項監管原則,但是隨著金融情勢的發展,前述原則已經不敷使用,故在2010年又新增8項具體原則,原則觸及至避險基金、信用評等機構、審計獨立與系統風險監控四大領域,此亦指出了未來的監理發展方向。

 未來金融監管方向將會朝系統風險、監管彈性及風險評估三方行進。首先在系統風險部分,過去監管單位強調各別金融機構的監管,未來會更關注整體金融體系的系統風險,此將會帶出兩大現象。其一因為系統性風險是全球性的,所以監管機構組織也開始朝國際化方向發展,不僅G20在2009年決議成立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負責評估系統性風險,各國也達成強化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功能共識,希望能有效阻絕系統風險升溫;其次各國監管單位更加著重總體審慎分析(macro-prudential analysis),如壓力測試或是制度面可能帶來的整體金融體系風險升溫,此些將會是未來主管單位所著重的焦點。

 在監管彈性上,機構類別與部門獨立性將是未來兩大主軸。在機構類別部份,隨著金融活動的快速發展,避險基金(Hedge Funds)與投資銀行影響力大增,可是監管思維卻仍然保守,甚至部分國家並未把避險基金納入金融監管單位管轄,未來此部分皆會逐漸改變,至於風險性較高的投資銀行,之後恐怕會出現較一般銀行更嚴格的監管策略;另外在部門獨立性,金融海嘯時外部的信評機構與內部的風險管理部門都無法有效發揮功能,未來各部門的獨立與功能強化,將是監管機構思考的重點。

 最後在風險評估上,金融海嘯帶來的市場價格大幅波動,亦讓外界開始質疑到底價格多少將會是合理,所以未來在價格評估上,金融機構將不只會更保守的態度進行預估,甚至在設定風險參數上亦會更為嚴格;另外金融海嘯出現的銀行倒閉潮證實過去巴塞爾協定(Basel II)設立的資本架構,並無法有效抵擋經濟衰退,故已經出台的新巴賽爾協定已明令提升自有資本比例,未來金融機構的槓桿倍數與資本結構將更為保守,以強化風險控管體系。

 參、結論與建議

 MMOU的簽定不僅證實金融發展走入國際化,更說明了我國無法獨自面對系統性風險,所以未來我國的監管與金融政策應如何操作,才能讓國內的金融體系發展得更為順利,以下筆者對風險管理、兩岸合作及金融合併進行建議。

 在風險管理部分,透過徵信系統落實風險管理。我國的聯合徵信系統架構健全,未來應考慮擴大資料蒐集範圍,並強化資料評估體系,此不僅可以幫助金融機構有效評估各項資產風險,亦可考慮藉由官方推動信用風險分數機制範本,提升我國金融機構風險管理能力;其次監管單位亦可以透過相關資料引用,建構出金融系統性風險的觀測模型,有效掌握金融體系情況。

 在兩岸合作部份,協助對岸架構徵信體系,此將可以藉由改善大陸投資環境促進金融體系風險控管。大陸全國性聯徵資訊體系發展期間不長,而各地的徵信系統連結性也不佳,故以台灣經驗協助大陸建構徵信體系有其必要性,尤其在我國銀行發展的重點區域如海西等地,透過技術交流不僅能幫助大陸徵信能力提升改善投資環境,亦能夠讓赴陸發展的金融機構落實風險控管。

 在金融合併部分,思索我國企業規模大小與金融發展。在金融危機時期,歐洲小國面臨龐大金融體系負債時,往往無力招架,如富通銀行屬於跨國性的銀行,但其於金融海嘯出現財務問題時,若只有比利時政府是否有辦法承擔該銀行債務令人存疑,未來我國是否有必要透過各項手段,鼓勵合併使得金融機構成為政府無法有效控管的領域,值得主政者進行思索。

 【中央網路報】


已用關鍵字:徵信,
共出現:6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