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亂來 跨國婚姻受歧視

台灣立報
更新日期:2011/04/25 00:17
呂苡榕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你們兩個不同國籍的人為什麼要結婚?」、「你們真的有睡在一起嗎?」、「你們認識多久才發生關係、何時發生關係?」這些荒謬的問題居然是台灣政府面對跨國婚姻面談時,境外面談中常常出現的質問。

跨國喜事 政策搗亂 

國際家庭互助會24日舉辦「我家有喜事、國家別來亂!」座談會,分享不同國家的外籍配偶在跨國婚姻中遭遇的政策阻礙,呼籲政府不要歧視某些國家,以各種政策手段限制人民的婚姻自由。

台灣的跨國婚姻必須經過境面談,才能完成合法婚姻程序,這些境外面談問題千奇百怪,往往讓外籍配偶備感羞辱,還常因文件不符合遭駁回。為了完成婚姻成續,曠日費時一年半載,所費不貲,最讓人難過的是分隔兩地的夫妻在婚姻程序拖延過程中,心裡負擔極大,累積的壓力往往成為婚姻紛爭的導火線。

層層面談 成爭執導火線

來自印尼的小文2004年認識台灣老公,經過3個月熱戀後決定結婚,同年12月,兩人到印尼駐外辦事處抽取號碼牌,等待面談。第一次面談被問到兩人為何要結婚,要求他們必須攜帶結婚照片來面談。兩人在2005年1月舉辦婚宴,準備第二次面談。

國際家庭互助協會以行動劇諷刺境外面談多處刁難,最後導致許多姐妹從新娘變老娘,卻還沒有完成結婚程序。

第二次面談時,面談官又問他們怎麼認識、有沒有睡在一起、老公睡在那邊等問題。因為面談官認為老公的回答有疑慮,於是要求第三次面談。第三次面談後終於通過,但外館仍認為他們的婚姻有問題,還得再經過查察期才能成為合法婚姻

半年的查察期成為兩人爭吵的導火線,小文在印尼已登記結婚,但老公在台灣還沒完成結婚成續,算是單身,令她不安;另一方面,等待期過長,準備文件、聘請仲介都花了不少錢,兩個人都對婚姻感到無力。小文的家人更憂心萬一男方反悔,小文該怎麼辦?

嫁給台灣老公的越南籍姊妹阿鸞,因為曾經在台灣工作,所以不斷被面試官質疑是透過假結婚來台打工。

小文說,印尼的親友們傳出耳語,懷疑她的婚姻有問題,因此哥哥要她搬出去住,假裝已去了台灣。「那時我常常和我老公吵架,因為我們怕他反悔。老公也生氣我們懷疑他,他說如果不相信他,乾脆不要結婚!」

2005年7月,小文終於拿到簽證順利來台,來台才知道,比她等更久才順利來台的女孩子大有人在,甚至鄰居女兒因台灣男方受不了壓力放棄,導致女方在印尼因已婚身分卻沒有真實婚姻關係,承受極大社會壓力。

其實,十多年前台灣政府對跨國婚姻並沒有這麼繁複的手續,直到2004年開始,美國針對全球人口販運問題提出觀察報告,2005年台灣從原本的第一級降至第二級,美國也對此提出警告,要求台灣政府必須改善,否則將展開經濟制裁。「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成員龔尤倩指出,台灣政府為了回應美國對人口販運的政策,開始限制外籍婚姻,增加境外面談等規定。

討好美國 外籍配偶成砲灰

「結果外籍配偶成為台灣政府討好美國的犧牲品!」龔尤倩說,這些制度根本不是為了國家安全理由,只是反映台灣政府的歧視。全世界只有21個特定國家的外配才必須經過這些手續,這些國家在台灣政府眼中都是「貧窮落後」,相較於歐美或先進國家人民只需申請母國單身證明、經外館驗證就可登記結婚,21個國家人民卻得突破層層關卡才能順利結婚。

荒謬政策 助長紅包文化

這種制度不但無助於防制人口販運,也保障不了台灣的國家安全,只是助長了紅包文化。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南部辦公室社工龍煒璿表示,許多姐妹最後只得找立委幫忙,或者塞紅包。曾經有姐妹表示,很多外館工作人員根本不看她們準備的文件,只看紅包有多厚。

不少夫妻因為結婚消耗了大量的時間和金錢,導致互相怨恨,甚至有放棄念頭。龔尤倩表示,結婚是兩個人的事,但國家政策卻讓國家權力介入個人私領域,這些特別名單造成了特別歧視,外籍姐妹來台之前就被貼上「假結婚」標籤。

娶了越南姐妹的老林,光是為了準備文件來回奔波,就花了60多萬。

娶了越南太太的老林表示,光是為了通過程序,他就跑了8趟越南,機票錢、住宿費還有聘用仲介的錢,讓他花了60多萬。老林大嘆,他們都是婚姻市場中的弱勢族群,向外尋找對象卻得花上這麼高的代價,「只能拜託政府別再整我們了!」


已用關鍵字:婚姻,配偶,
共出現:20次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