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報犇報聯播:戰爭、愛情與音樂–《來自巴拉圭的情人》

作者: 立報犇報聯播 | 台灣立報 – 2012年10月14日 下午6:46

文╱吳珍季

在南美洲,巴拉圭是第一貧窮的國家,而在世界的版圖上,巴拉圭讓人幾乎忘記她的存在,從十八世紀中葉以後到近代,巴拉圭一直遵守自給自足的原則,咸少涉及對外事務,也造就巴拉圭成為一個神秘封閉與遺世獨立的國家,一如她身為內陸國的地理分界。巴拉圭特殊的社會經濟問題值得關注,比如巴拉圭的貧窮問題相較周圍國家嚴重;巴拉圭獨立初期國力鼎盛,後來一路下滑;以及在走訪巴拉圭時將輕易發現巴拉圭的男女性別比例懸殊,這些問題的歷史緣由與巴拉圭的地理分界有著絕對的關係。

巴拉圭地處內陸,四周與玻利維亞、烏拉圭、巴西和阿根廷等國為鄰,進行出口貿易需通過巴拉圭河(Río Paraguay)經巴拉那河(Río Paraná)再經拉普拉塔河(Río de la Plata)才能出口,不過拉普拉塔河航行權屬阿根廷與烏拉圭所有,且巴西的西南方因為有高山與亞馬遜河森林阻礙難行,巴西需與巴拉圭協商河道歸屬權。除了邊界河流航行權爭奪不休,巴拉圭與巴西、阿根廷邊界領土也劃分不清,巴拉圭獨立初期的統治者小洛佩茲(Francisco Solano López,1827年7月24日- 1870年5月1日)試圖追求巴西葡萄牙皇室後裔遭受拒絕,小洛佩茲高地酋(註:高地酋Caudillo,指十九世紀拉美國家獨立後出現的軍人專政獨裁,人民對高地酋也具有某種浪漫的崇拜傾向)個人主義膨脹,於是藉故一艘巴西船隻航行於拉普拉塔河上而發動戰爭,巴拉圭試圖借道阿根廷攻打巴西,遭到阿根廷拒絕,巴拉圭強行進入,阿根廷因此與巴拉圭開戰;當時英國也想要在南美洲分一羹,佔有地利之便進行與他國的貿易,於是英國駐阿根廷大使桑頓(Sir Edward Thornton)從中促成巴西、阿根廷、烏拉圭聯盟攻打巴拉圭,稱為巴拉圭戰爭,又稱「三國同盟戰爭」(War of the Triple Alliance),戰爭從1864年持續到1870年,共歷時7年。

對於巴拉圭來說,這場戰爭是一場不自量力之戰,也是南美洲規模最大、最慘烈的戰爭。巴拉圭的軍力約2萬人,而聯軍的軍力高達30萬人,小洛佩茲從後方召集更多的人力投入打仗,就連8歲以上兒童與老人都加入戰爭,小洛佩茲一路潰敗被處死,巴拉圭不僅失去大片國土,人口也從戰前53萬,剩下戰後的22萬不到,其中,成年男性只有2.8萬人,到處滿目瘡痍、破敗荒廢,戰後重建工作只靠婦女與兒童,社會經濟長期難以恢復,直至今日深受其害。

如果不是一本美國作家莉莉塔克(Lily Tuck)的小說《來自巴拉圭的情人(The News from Paraguay)》以此段歷史作為背景出版面世, 這一段的歷史也就要灰飛湮滅了。小說鋪陳的是小洛佩茲與巴黎情人艾拉(Ella)的愛情故事,點出歐洲與美洲的血緣關係,也栩栩如生地刻畫巴拉圭的自然風景與人文種族環境,比如日常飲用的瑪黛茶(又稱巴拉圭茶),以及原住民瓜拉尼族(Guarani)奶媽與女樸,小洛佩茲與艾拉使用瓜拉尼族語言談情說愛的異國風情。艾拉這位來自巴黎的美人兒,被比喻為龐貝度夫人般美貌、雍容華貴、智慧與品味獨到、散發無窮魅力,在小洛佩茲節節敗退時,她卻選擇與他留守共伴,直至小洛佩茲被處決,她才回到巴黎。即使回到巴黎,她終日在窗邊顧盼流連,盼著愛人,口中吸吮著葫蘆杯裡的瑪黛茶,瑪黛茶昇華成時間流,讓她彷彿身處巴拉圭與小洛佩茲共舞。

小說以順序法描述1864年到1870年間巴拉圭戰爭,作者卻用愛情來沖淡了戰爭的殺戮,反過來看,小洛佩茲與艾拉的堅定愛情更反襯出巴拉圭戰爭的慘烈。無情戰爭帶來的生死別離、流離失所與失去情人、家人的苦痛,可以說小說成功地喚起了人們對於這段歷史的記憶。

最後,巴拉圭新歌運動團體Grupo Sembrador有一首情歌《銀色的夜》,歌頌亞松森的美麗與哀愁,並且謹致小洛佩茲與艾拉的愛情。

銀色的夜(Noches Blancas) 原唱:Grupo Sembrador

Oh! noche blanca radiante y bella

Noche de lirio y de resedá

Noche de azahares, luna y estrellas

Noche embrujada de mi ciudad.

Te recupero con mi guitarra

Para cantarte como en mi ayer

En la ventana de mi esperanza

Donde me aguarda dicha y bonanza

Premio anhelado de mi querer.

Oh! noche blanca maravillosa

Tan asuncena y tan hermosa

Tiene el encanto de una mujer.

En el oriente se asoma

Blanco y hermoso lucero

Y una canción en la noche

Va repitiendo te quiero.

Miles de estrellas bordan tu cielo

Cuál rico manto de ñanduti

Tras las ventanas su blanco sueño

Tejen tus bellas cuñataí.

El jazminero con las diamelas

Dan su perfume embriagador

Y rivalizan con la azucena

Para brindarte noche asuncena

Toda sus galas y su esplendor.

Oh! noche blanca tibia y serena

Donde una alondra canta su pena

Y una guitarra llora su amor.

哦!美麗又燦爛的銀色夜晚

百合和木樨花的夜

柑橙花的夜,還有月亮和星星

我城市的夜很魔幻

我拿起我的吉他

如昨天一樣的為妳歌唱,

在我那窗口期盼著

我的幸福和滿足

還有我那愛的獎賞

哦!美妙的銀色夜

如此的亞松森、如此的美麗

就如女人般的魅力。

在東方露出

銀色美麗的星光

夜晚的歌聲裡

我重複唱著我愛妳。

成千上萬的星星繡滿妳的天空

像豐富繽紛的蕾絲刺繡

他在窗後

銀色的夢裡編織著美麗小姑娘。

散發著花香的茉莉花

像是令人陶醉的香水

與百合爭妍鬥豔

就為要給妳一個充滿巧思與光彩的

亞松森夜晚

哦!溫暖寧靜的銀色夜

雲雀唱著它的悲痛

吉他也為它的愛哭泣。

========================

你喜歡這期犇報的內容嗎?

犇報是一份以提供兩岸就學、就業、民間交流,以及關注兩岸最新發展動向為主要內容的專業報,目前全省發行量達2萬2千份,期待你將這份用心與好讀的報紙推薦給你的朋友們,也歡迎富有兩岸交流經驗的朋友投稿。

兩岸犇報電子信箱:chaiwanbenpost@gmail.com

兩岸犇報部落格:http://chaiwanbenpost.blogspot.com/

FACEBOOK犇報粉絲團:http://www.facebook.com/chaiwanbenpost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