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ng報/愛情學專家:台灣人談戀愛,十幾年沒進步!

作者: 彭昱融 | 天下雜誌 – 2012年11月6日 下午10:26

愛情教育一直被視為長大了就「自然」會的學問,但在台大這一堂學生搶破頭的「愛情社會學」,驗證了所有人對學習「如何愛」有強烈的渴望。十年來,不論是在台大學生選課搶破頭的「愛情社會學」課堂、台北市婚前教育班、父母座談演講,台大社會系教授孫中興發現,現場提問幾乎沒有太大改變,不外乎:喜歡和愛有何不同?怎麼知道她/他是不是我的「那個」她/他?怎麼跟喜歡的人告白?失敗怎麼辦?照顧雞蛋學愛情「照顧雞蛋」是參考美國小學生的課後作業,孫中興自掏腰包買雞蛋,要每位大學生二十四小時照顧一顆蛋一週,像是仔細經營自己的感情一樣。但他發現有學生當場就打破了,一個禮拜後有人的白蛋被媽媽拿去煮了,只好拿土雞蛋回來。「如果這是他們面對愛情的態度,這也難怪多數人會不幸福了。」他搖搖頭說,一百個學生裡面只有十個人好好照顧雞蛋,甚至幫蛋取名字、做裝飾、還找了其他蛋做朋友。「愛情事件簿」則要同學回顧自己曾經歷過的感情,把電影票根、電話卡、照片、情書等紀念品整理成事件簿,然後寫下感想。剛開始許多學生反彈,不願碰觸過去的感情,寫完作業後很多學生大哭一遍,才發現從前自己在感情中的關係狀態,譬如不夠成熟,以為用強烈忌妒才能掌握另一半。也有人反省後寫下:原來感情不是「We」而是「兩個i的Wii」,在感情中讓對方做自己,而不是強迫變他成「e」。「客觀看待一件事情,才能用不同的眼光反省過去的感情,然後學到經驗而更成熟,」孫中興把社會學研究的「反身性」概念用到課堂中,讓學生看見自己。 不懂愛卻願為愛死?目前每位高一學生的生命教育課裡,也已經加入了「性愛婚姻與倫理」課程。淡江中學生命教育種子教師、國文老師陳炯堯總是背著吉他,帶學生在校園大樹下唱《輕輕》、陳昇《最後一次溫柔》等描述愛情的歌曲,思考歌詞背後呈現的愛情觀。同時藉著許多「以愛為名」的傷害事件,和學生討論什麼是愛?尊重學生看法的同時,點出邏輯上的問題而不搬弄大道理。陳炯堯向學生拋出一個個難題:你居然可以不知道愛是什麼,卻願意為它而死?愛有種類嗎?愛有條件嗎?愛有成熟不成熟之分嗎?是不是有自由才有愛?「矛盾愈大,愈能幫助孩子思考,」被學生戲稱為愛情顧問的陳炯堯解釋,愛情和性是青少年既切身又急迫的兩大問題,但社會上充斥連續劇、電影、愛情歌曲等似是而非的論述,造成孩子往往帶著謬誤的觀念。因此必須透過生命教育激發反思,及早讓孩子認知正確的意涵,「愛是一種可以學習、也必須學習的能力」,與家境、成績、性別、甚至同異/性戀都沒有關係,不僅能減少孩子犯錯付出的代價,更將影響他面對婚姻與教育下一代的方式。【延伸閱讀】■ 給30歲還沒結婚的人:你還相信「純粹愛情」嗎?※更多精彩報導,詳見《天下雜誌網站》。※本文由天下雜誌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