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va 關於戀愛,我無所畏 Captain of Love

美麗佳人雜誌 – 2013年2月2日 下午12:58

每一次的專輯、每天的新聞都像一場仗,Elva 就像女鬥牛士,披上華麗的戰袍以後去打一場漂亮的仗。她為了愛情而戰,用歌聲迷惑女人男人,她不是人魚妖精,而是無畏的女戰士。

「我的臉不是無辜可愛型的,看似好像比較 Tough,可是我覺得每個人內心都是一樣的,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正在找方法、找方向,我也都跟大家一樣,會有低潮的時候」

在古巴作家 Cristina Garcia 的小說《女鬥牛士的旅館》裡,曾經有一段與女鬥牛士有關的敘述,說著這些女鬥士開戰前的儀式,她們將會先穿上綁腿褲、套上白襯衫、穿起纓穗滿佈的夾克、戴上護具,然後罔顧周遭所有競技場上鄙視女性的觀眾,忘記所有的不堪,只全然準備好,要在古老獻祭與恐懼之舞上演後,專注地投入眼前的肌肉與劍鞘。

那種緊繃的氣氛,用在 Elva 身上是一樣的。她不像很多柔軟的女明星,會挽著妳的手聊天。其實,從她走進拍照地點好樣B&B的開始,她就像一個已經披著戰袍的女鬥牛士,不太多話。唱片公司一共帶來四位護駕的同事,再加上化妝師絲祺老師與她的助理、髮型師團隊,大家稱她做「小娃」,一行人浩浩蕩蕩,像是上戰場前的女勇者,讓周遭的軍團為她補給好水、磨好劍、準備好戰靴。

每一場鬥陣都是相同的,Elva 一定穿上最漂亮的戰袍,18公分高的高跟鞋、過去2009年演唱會上的鑽石女神裝、金色亮片連身裝、Ground Zero 的青花瓷洋裝,華麗的外衣又或者是輕柔的袍子,無論哪種,她的確一到鏡頭前就能到位。就把 House 的舞曲開到最大聲,反覆地放著提振精神,彷彿部落女神起舞時的戰鼓。她無需要一再確定攝影師拍下的圖片,也無需照鏡子,因為她信賴身邊的團隊,所以躺在沙發上或者站著拍照,她充滿自信,彷彿在自己的家裡穿梭一般。

Elva 並不諱言:「因為我是比較慢熟的人,在不熟悉的環境中,會比較害羞去表現。畢竟我的臉不是無辜可愛型的,看似好像比較 Tough。」是的,短短的訪談20分鐘,我才剛開始覺得女鬥士慢慢卸下心房了,經紀人便開始畫圈圈,準備要讓小娃到下一個拍攝地點。

於是,我們大多只能看到 Elva 的剛強,鬥士不懷念眷戀過往的傷疤,曾經的腳傷她老早就不當一回事;想偷渡一點感情的問題,她便打太極地說:「哎呀,《美麗佳人》是時尚雜誌,我們多談一點時尚嘛。」

那些柔軟,她只留給戀人。像她與王陽明的初吻,竟然是在台北市某座山頂,在看夜景底下發生,無顧自己的天后身分。像她與現在的「小戀人」,Elva 偏好不要給自己框架,也曾說過「想把光環放下,讓聚光燈在他身上」。

應該這麼說,女鬥牛士是不會讓我們望見她在休息室裡,卸下戰袍,渾身傷疤的那一面;當然妳可以感受到她的眼神跟言談都因為愛情變柔軟了,但是 Elva 蹬著高跟搖擺,無畏衝刺的模樣,有誰不愛看?

誰是女鬥士的 Super Girl 軍隊?

像是造型師、幾個好姊妹啊,像是米雪,從溫哥華回來的那個,最近她剛好也回來,就住在我家,因為我家一直都是一個人,都是一個人跟一隻狗住,所以她來的時候帶著她的 baby girl(也就是我的乾女兒)回來,就好開心喔!毎天起來都會有人跟妳說,今天好嗎?有沒有睡好啊?那種感覺很貼心,可以跟她無話不聊。其實她們都是我在不同階段的朋友,大家聚在一起,毎次都很開心。應該說,每一個姊妹賦予的角色都不太一樣,每一個都很有熱情,對於自己想要去完成挑戰的事情,每一個人在不同的領域發光發熱,像是楊謹華在戲劇,孫芸芸、楊秀蓉是設計跟時尚,也有些是在家庭,大家都很有熱情,都是不一樣的。常有人說,朋友是一種氣場聚集在一起,可是我們的共通點就是我們都喜歡正面的事情,而且做人都很有原則。

我討厭欺騙,很討厭搞小圈圈,勾心鬥角的那種,或者說不喜歡很表面或者很假象的東西,所以我們朋友都說好,如果我們彼此哪裡有不舒服,或者覺得什麼一定要說出來,那就要說出來,解決完以後把它放下,我覺得這就是真正的姊妹,可以經歷時間,經歷一些爭吵、一些合好,再一起經歷一些彼此的人生過程,陪伴彼此一起走高低起伏,最終留下來的那幾個就是妳一輩子的人生知己。

我們通常聚會,會約在我家;那如果出去玩,就會去 Janet 的Bar,我常說那很像我們自己的客廳,根本沒有把它當作外面,好像一個可以窩的地方,就好像妳在國外唸書的時候,大家都會約在一個附近小小的Bar。我們會約在那裡聊天,開始分享大小事,如果是自己姊妹難過,妳就會聽她痛哭,有時候也會跟著她哭。因為每一個人難免都會有些事情,在當下那個點,會過不去,需要彼此幫忙解那個結,其實有時候那就是一種無形的力量。每個女生面對的方式都不同,比如說有些會很實際,可以針對妳的點,直接正中紅心地說,幫妳打開來,讓妳看到更真實的一面;有些人會叫妳往前看,把這些東西就放掉了,不要去理他了這樣子。我有一兩個朋友都還滿直接的,有時候會直接跟我說,其實妳的性格應該要稍微調整一下。當然也有幾個朋友都拐彎抹角講不到重點啊,哈,可是她們會選擇關心妳。

女鬥士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就媽媽、弟弟啊,狗算嗎?(賊笑)它是我每天的枕邊人!音樂上重要的人太多了,因為每一個給過妳好的歌曲、好的詞,製作一張好的專輯,以前到現在的經紀人,每一個階段都很重要,很感謝他們,因為每個階段都是不同的我,不同的里程碑,所以我覺得在我生命中幫助過我的人,都很重要。現在,我跟弟弟常常都會用微信、APP聊天,他昨天還來我家吃飯,就是我一邊工作,他順便帶小孩來給我看,本來我還想讓姪子跟蜜雪的女兒相親,我看我姪子也一直盯著妹妹看,想說乾脆先訂下來好了(笑),我說反正不合再解除婚約就好了。

平常,我跟弟弟之間,他沒事都會傳一句:「姐啊,今天好不好啊?工作會不會很忙?妳現在在哪裡?」我也會問他說:「誒公司怎麼樣啊?小孩還好嗎?」我們的互動是很密集的,我覺得我的勇氣當然就是來自於家人跟姊妹的支持,還有旁邊歌迷朋友、公司的團隊、合作的對象,妳都會感覺到那個力量。因為被支持,那對我們藝人來說,才能越做越有力,妳會希望他們也可以感受到妳的付出跟真心。

什麼是女鬥士的弱點?

我的樣子常常都酷酷的,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就很兇,因為我是比較慢熟的人,在不熟悉的環境中,會比較害羞去表現。畢竟我的臉不是無辜可愛型的,看似好像比較 Tough,可是我覺得每個人內心都是一樣的,都有自己想做的事情,正在找方法、找方向,我也都跟大家一樣,會有低潮的時候,我做每一張專輯的時候都有,因為有太多想挑戰的事情,想要去製造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要讓自己跟上一次不一樣,把不可能變成可能,所以錄音、拍照、做造型都會很努力,只是大家看不到這些事情。就像妳們當編輯的,可能要製作一個單元、一本雜誌,每一個月都是一次廝殺,要在最後關頭繳出去之前,還要過到總編輯、總監什麼的,一定就是跟我們一樣的,必須一關一關地過,然後這盤棋上面的士兵馬卒都很重要,所以那樣的難關無時無刻都有,只是人每天都會有高有低,也許早上低晚上高,或者反過來,但妳有一天會發現,妳脆弱的樣子,就是人生精采的樣子。

女鬥士的愛情?

毎個女生對愛情的期待,應該都一樣吧?原則嗎?我的原則很多,但是也盡量希望不會框住自己,跟我工作的態度滿像的。有沒有改變喔?不會,只是因為我的信仰,多了很多力量。有時間我都會上教會,在神的面前,大家都是平等的,妳走進去教會時,這裡沒有誰比誰好、誰比誰差,大家進去都要完全徹底地五體投地對神,做人也應該是這樣,不該有自我良好的優越感。

我對於愛情的勇敢與力量,反而應該是在於我媽媽在生病的時候,我還是秉持著她告訴我的精神,除了要愛自己的家人以外,也要熱愛自己的熱情,在當下把兩個愛情結合在一起。我覺得那一次是媽媽給我的愛,以及我對她、可以帶給她驕傲的表現,我希望讓她覺得從小把我培養到大,是一個 Honor,因為她把我給了觀眾,我認為那是能做到最大的大愛。

女鬥士對愛無所畏懼?

其實精選輯《愛。無畏》講的是,妳一直秉持著某種熱情,但是那種熱情是有很多人因為生活的關係,慢慢消弭,尤其我覺得因為我們唱歌的時候,是屬於所有人,就像一個廣播電臺,我們要接收很多訊息,然後像一個媒介一樣,再傳遞出去,不管快樂不快樂,勇敢不勇敢,沮喪不沮喪,但是緊接著又變成對社會、朋友、愛情、家人的觀感,也會影響到大家,像是在分享很多訊息給所有人一樣。

但是在這個大環境裡面,尤其在生活週遭,妳會發現形形色色的人都有,當妳心目中那個讓妳熾熱的事情,莫名消失的時候,我希望這張專輯或者我每次的訪問,希望如果今天剛好我說了一句話,能夠燃燒妳某部分的熱情,讓熱情加溫,那就夠了。也或者說,拿我的專輯當借鏡,也希望妳在我們身上,可以看到我們的成長,然後發現我們的不一樣。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