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金照光秀公開與同性戀人結婚

韓星網 – 2013年5月16日 下午6:38

導演、製作人金趙光秀曾多次執導《不後悔》、《少年,邂逅少年》、《朋友關系》、《愛情100度》、《兩次婚禮和一次葬禮》等同性戀題材的作品,是影壇少見的“異類”。日前他突然召開記者會宣布將和同性戀人、Rainbow Factory代表金升煥“結婚”的消息,令坊間一片嘩然。

金趙光秀和金升煥透露婚禮將於9月7日舉行,將以電影上映、展示會、談話環節等慶典形式舉行。兩人甚至考慮邀請朴槿惠總統、文在寅國會議員、潘基文聯合國秘書長等政界人士出席。

一直以來金趙導演都在隱瞞戀人的存在,金升煥透露“我的家人一直反對我和金趙光秀結婚,他們十分擔心作為少數群體的同性戀者會被辱罵、受到責備”。而金趙光秀則表示:“甚至有人問我同性戀是否違法,我可以準確地告訴你們不是,只不過不是合法的而已。婚後當然會去登記,雖然他會是我一生的伴侶,但我們仍將和法律鬥爭到底”,表達為和戀人結婚準備與法律抗爭到底的決心。

金趙光秀導演在2001年金喜善和朱鎮模主演的影片《戀愛素描》中穿插了不必要的同性戀元素而被大眾懷疑性向,當時他尚未出櫃隱瞞了自己的真實性取向。數年後他宣布出櫃,這次更是鼓足勇氣發表結婚聲明。當今社會仍將同性戀看作變態、異類,他的發言勢必將兩人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兩人又為何舉行公開記者會,將這一消息公開與天下?對此他們解釋:“我們想讓大家看到同性戀也能生活得很幸福,如異性戀一樣我們也能結婚,希望其他同性戀人看到我們幸福的模樣也能鼓起勇氣”。

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現只有荷蘭、比利時、西班牙、加拿大、南非、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島、阿根廷、丹麥、烏拉圭、新西蘭等,而美國也只有紐約、華盛頓、新罕布什爾、佛蒙特、馬薩諸塞、康涅狄格、愛荷華以及加利福尼亞等幾州,下月有可能美國所有周將實現合法化,而美國一旦全國實現同性戀合法化,勢必將在全球掀起跟風熱潮。法國和英國也將在今年內透過該法案,而越南也在積極促進同性戀婚姻的合法化。

今日(5月16日)出版的《京鄉新聞》登載了同性戀金某人的采訪,作為一名同性戀者他用自己的經歷闡述了社會乃至家人對他們的偏見,他對此又是如何的絕望。

金趙光秀也和他一樣,痛苦地度過了漫長的時期。他和金某不一樣的是,他是一位公眾人物,勢必會曝光在媒體的燈光下,也許正因此他才會獲得大家稍許的“寬恕”。回顧當初他不敢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的時期,不難看出社會仍對同性戀存在極大的偏見。

韓國思想中固執己見和偏見意識由來已久,“我做的話就是浪漫換成別人就是不倫關系”的思想更是代表之一,多數中的少數也是偏見之一,人們見到殘疾人總會忍不住多看兩眼,曾經憲法一度把殘疾人稱為殘疾友,而這一名稱中也充滿了偏見味道,最後再次修憲,這也充分反映了韓國社會對殘疾人的偏見由來已久。對同性戀的偏見更是嚴重。因為異性戀對自己的價值觀固執已久所以否定少數的存在,甚至辱罵同性戀是變態。然而現實並非如此,就韓國國內首位公開出櫃的一人洪熙天來看,同性戀者甚至比異性戀對愛情更加執著,感情也更純真。而與設計、藝術相關的領域內多見同性戀人,也是因為他們比常人更具感性、也更敏感、藝術感卓越。

如果說同性戀人的性是骯髒的,那麼異性戀就該沒有肉體關系維持最純淨的柏拉圖式愛情。每個人都有愛的權利,所以即使是同性戀者也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愛情。

人並不能隨心所欲地活著,能有一天讓自己心靈最深處感動悸動、精神恍惚的就是愛情了,讓自己感受到愛情的對方不管是異性還是同性,也只是動機單純與不單純的問題,愛情本身不是並不構成問題。

愛上某位異性,向對方告白,等到他/她答應,這是一份健全、美好的愛情;如果不顧對方的感受,一味傳遞自己的情感,這只能說是跟蹤狂的行為。這類變態行為都看成是愛情的話,為何對方是同性就行不通,這該是個多麼自私自利的想法。不管是異性戀還是同性戀只不過是個人喜好不同。如同西方國家覺得泡菜是奇怪的食物一樣,我們要互相認可對方的飲食文化。如果我不能認可別人的喜好,那麼我的喜好也未必能獲得他人的認可。你不能看到有人吃臭魚就說他髒,也許有人認為喜歡吃臭魚的人“奇怪”,但這都僅僅是個人的喜好而以。

當下社會仍充斥著各種偏見,在這種現實中,冒著被萬人指責的危險光明正大地公開婚訊的金趙光秀導演是如此的勇敢、堂堂正正。他不僅僅看重個人的幸福,甚至決心與法律抗爭,爭取同性戀婚姻合法化,他為廣大同性戀者帶去了光明和希望。

如果同性戀是一種病那麼就該接受治療,但不管是洪熙天還是金趙導演都是健康的,不是病人也不是性變態,只不過他愛的人不是大多數人認可的異性而以。

同性戀是否能夠合法化是憲法管轄範圍,不過就國內多數元老憲法制定人都是保守派,因此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將會是一段漫長的道路,但我們的觀念會改變,以前保守的社會現在也開始接受自由戀愛,但這也並不表示以前就沒有婚前戀愛,同性戀合法化也會像自由戀愛一樣慢慢被大多數人所接受、認可。

一度強調完全保安反攻思想的獨裁政權時期,教科書中的朝鮮被比喻成狼。隨著時間的流逝,國家逐漸民主化,我們也明白朝鮮人和我們一樣,甚至和我們是同一個民族。在限制朝鮮信息、強調國土安全的時期,大學生們抵制金日成思想,成天遊行示威;而現在的大學校園內卻公開談論朝鮮思想,也幾乎看不見抵制朝鮮的學生們。

眾人對同性戀的偏見也一樣,一味的將其看作異端、排斥於大眾文化之外,同性戀者永遠只能偷偷摸摸,如同犯罪一般。他們之所以這樣是因為社會將同性戀看成犯罪。如果我們能夠認可同性戀,給他們足夠的空間,他們也會光明正大地挽著同性戀人的胳膊堂堂正正地走在街上。一開始也許我們會像看殘疾人一樣多看兩眼,但時間流逝大家也會自然接受。

即使是幾年之前我們都難以想象戀人在公開場合親吻、擁抱,但如今這些行為再正常不過。長相清新的少男少女們在街頭毫不掩飾對戀人的愛意的模樣我們並不陌生,雖然這類行為仍會被部分長輩訓斥。文化與科學的發達會促進我們思想的轉變,保守派要想適應社會就需要接受、認可這類模式上的變化。姜效真/文 版權所有 韓星網 禁止轉載

……..文章來源:按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