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青春 真純情 吳天章的愛慾顯相館

作者: 邱祖胤╱專訪 | 中時電子報 – 2013年7月10日 上午5:30

中國時報【邱祖胤╱專訪】

藝術家吳天章擅長以詭異華豔的畫面,充滿台味元素的運用,創造出一種曖昧濃烈的奇特之境,裡頭詮釋都是對於死亡與愛情的執迷與深掘。吳天章最新個展「偽青春顯相館」,以錄像裝置重現六○、七○年代台灣相館的攝影棚場景,流下純情眼淚的萌樣少男,卻又穿戴各式性虐待道具,展現一種面對愛情的扭捏、矯情與悸動。

《心所愛的人》中的少年男主角,戴著奇特的皮膜面具,穿著水手服,在燈光明滅中,眼神含情脈脈,眼角泛淚,吳天章卻又讓他嘴巴含著SM鐵環,勾引出無限慾望,搭配著台語歌王文夏的名曲。

《難忘的愛人》 向梅里耶致敬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愛情的原型,多數人覺得純情是愛情最理想的狀態。其實每份純情看似堅定不移,卻都暗藏一種蠢蠢欲動、不安於室、想要出軌的慾望。」吳天章說,人性本來就很複雜,他想要做的就是將純情與那份帶著禁忌感的不安同時呈現。

另一件作品《難忘的愛人》則以尤雅的同名歌曲當配樂。男主角在攝影棚中施弄魔術,不停奇妙地變裝、轉換布景與道具。一把吉他可以折疊在摺疊,一棵椰子樹竟然可以不斷來回升降,四方形的花盆也能擠成扁平狀,將椰子樹收納進去。這一連串魔術表演全都實際演出,吳天章以固定攝影拍攝,一鏡到底。

吳天章說,這件作品他某種程度是向默片大師梅里耶致敬,梅里耶同時也是位魔術師,他擅長以劇場加上魔術,帶入影片之中。這點正與吳天章的手法與精神相同。

魔術表演片段 機關設計自己來

吳天章說,魔術分為兩種,一是純粹靠手法表現,另一則是靠道具機關。他作品中所有的魔術橋段、背景變換乃至於服裝機關的設計,都是他親力親為,投注多年的思慮與設計不斷嘗試得來,中間幾度遭遇關卡又重新花時間解決。

吳天章的作品可用相當豐富的層次來解讀,他談男女情愛,其實觸碰台灣複雜的歷史認同情結,又更深入地探索生死哲學、生命信仰的命題。舉重若輕,同時也舉輕若重。

以《心所愛的人》、《難忘的愛人》兩位主角不斷換裝,足以象徵台灣認同的複雜變換。萌樣少男穿著水兵服,隨著影像變換成了憲兵服,又換上了陸軍軍裝。變魔術的男人也從水兵服換上了軍裝,暗喻著台灣殖民與政權更迭的文化變遷。

美國大兵 曾讓台灣人嚮往模仿

吳天章說,水兵服代表六○年代的台灣縮影,當時台灣鎖國,人民外界接觸有限。他小時候在基隆港口常看到的穿水手服的美國大兵,那等於是台灣人嚮往模仿的對象,代表著另一個世界。另一個他作品中常出現的人物典型便是人,這是日本浪人文化,結合流浪漢,又融混混著大男人主義的總和,這就是轉變成後來台灣人「黑狗兄」的原型。

「台灣民間宗教講魂魄,魂只的是精神面的,跟情感有關,像倩女幽魂,還帶著感情的是魂,比較討人喜歡。魄是物質或肉體層面的,和慾望有關,像殭屍比較令人討厭。」現年五十七歲的吳天章說,「我的作品就是反應台灣人的生命信仰,呈現人對精神與肉體的態度。」

吳天章「偽青春顯相館」個展在台北耿畫廊展出。

……..文章來源:按這裡